田字格助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06|回复: 10

话痨说:我参加过四次田字格助学走访——2017年十一记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0-20 17:35:52 |显示全部楼层

WechatIMG228.jpg


美图镇楼



十一回来后有朋友问我,这次有什么新的感受吗?嗯,说实话,作为跑了威宁不少趟的老义工和现任专职,且本来心就比较大,我不大容易有啥感慨,走访时随手(或有意)拍的图、一点小经历、一两个小故事,都已经发在朋友圈了,回来似乎就没什么可写了。


可是似乎也不对,回家之后连着好几晚都睡得不踏实,梦境都还是走访啊,田娃啊。


那就从专职的角度记录一下吧,一方面可以让大家更了解我们的工作,另一方面也顺便想想工作可以怎么优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0-20 17:37:03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首先该说的是为什么要去走访。走访这件事,费时费力费钱。走访之前,我们有学校资助办的推荐,有在校面访,情况大致也能了解个七七八八,但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大力气走进深山里的孩子家中呢?

我个人觉得最重要的是,你去走了才知道,这件事对孩子们的意义不同。多数社会捐助只是到学校给个钱,搞个仪式合个影就走人了,捐助人得到了“做善事”的自我满足感,孩子拿到了需要的钱,也不能说不好。但我们的走访是干嘛去的呢?分两种:对高中贫困生,是核实家庭情况并送鼓励送温暖;对初中奖学金女娃,是送鼓励送温暖,同时引起家长对女娃更多的重视,减少她们在初中升高中时被辍学的几率。很多孩子后来的来信都告诉我们,田字格给予的精神鼓励、成长引导对他们来说,比钱本身更重要得多。有孩子信中写,“你们说要来走访的时候,我觉得是骗人的,你们不会来的。可是当义工出现在我家里的时候,我真的好激动!”。青春期的孩子,渴望关怀,渴望被理解,需要引导。可是他们的家人不管在不在身边,都忙于糊口,生存的压力尚难以摆脱,说到精神世界的需求几乎就是矫情了。

另外一点,若不是亲见,大多数长期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是无法想象那些孩子的生活环境的。这个环境,既指自然环境,也指社会环境。就说我自己吧,我小时候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同学因为穷而上不起学的,我在很长时间里都认为,那些因为没怎么读书或者书没读好而贫困的人,就只能怪自己不努力,不值得同情。那时候的我不知道贫困陷阱的存在。所以只有亲见了,你才能明白他们所处的困境,才会更努力去做些什么,去呼吁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件事情,从而使他们的境况产生哪怕微小的一些改善。有总比没有好,做总比不做强,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0-20 17:44:28 |显示全部楼层
五一也好,十一也好,一般都是提前大约1个半月在公众号发布招募帖(3月中旬、8月中旬),招募义工参加走访。通常平时就会有一些义工和他们的朋友登记排队参加走访,但我们这些人多数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啊,工作中也都有自己的担当,确实很难说走就走的,往往到确认的时候就会有不少人退出了。

平时我们被问得很多的一件事情是:“我可以带孩子去吗?”,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都特别理解。但这走访啊,对城里的家长来说,没错,是个教育自家孩子惜福的好机会,但我们真的不愿意听到家长在受访对象面前跟自己孩子说:你看看人家blablabla……你想想你自己条件多优越blablabla……有义工问我们为啥把能带去走访的孩子的年龄限制在14岁,嗯,其实我也不知道,要按我想法的话,我会限制在17岁以上,因为我们走访的对象是田娃,我们是去关怀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的,我们义工需要有得当的言行举止,能妥当照顾到被访对象的感受,而14岁的孩子……我不确定哎,有这么成熟吗?另外,我们走访的过程还是蛮辛苦的,早出晚归,吃饭没准点儿,路上路况说不好,啥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车子抛锚啊,道路塌方断了过不去啊什么的;上厕所不方便,难得找到的厕所通常脏得难以忍受,野地解决吧大部分地方隐蔽性也不大好,所以一天也不大敢多喝水。当地的饮食则重油重辣。总之我自己在那边的时候,每天保持上火的状态。在应对种种情况的同时,还得保质保量地完成走访任务。所以想带孩子去的义工,要考虑一下孩子的承受力。

说回来,每次走访,招募的义工人数大约在12-16人(包括专职),分4个小组,每组3-4人,一般由老义工担任组长,其他组员各有分工,有负责跟田娃和家人沟通的,有负责记录并填写走访表的,有负责按照要求拍照的,另外各组还需要在走访过程中进行宣传(就是发发朋友圈跟微博啦),以及需要在走访后提交走访报告,怎么分工就是各组自行讨论决定了。一般来说沟通的工作比较难一点,得熟悉我们要了解的那些问题,得多少听得懂些当地的方言(田娃家人很少有会说普通话的,孩子也不太会主动翻译,甚至自己都不说普通话),得会一些话术技巧。

招募完成之后,专职(目前就是我和苗苗,俩人)建起微信群,大家沟通起来就方便了。为了顺利完成走访,义工们需要做些准备的,包括:
  • 根据专职提供的目的地信息各自预订自己的行程、酒店;一般来说会要求大家在开始工作那天的前一天到达(429号,929号),酒店则是定点的一家,跟田字格很熟了,入住时连押金都免。从北上广到威宁县并不容易,赶巧了可以飞机直达六盘水市之后再包车或者乘火车,但这航班不是每天有,不巧的话,就需要各种辗转,因此最好早些规划。
  • 去淘宝购买战袍”——田字格T恤和马甲
以上这两项工作也可以专门委托一两位有时间的义工帮大家代办
  • 最重要的,义工要自学《田字格助学走访手册》。这本手册内容很详细,并且每年都会进行更新修订,对于走访工作要做什么、怎么做,认真看了就明白了。

在群里,老义工们都会贴心给到新人很多有用的信息和建议。


参加走访的次数多了呢,见到的各种类型的义工也就多了,绝大多数人都是牺牲自己的假期来做社会工作、来关怀山区贫困学子的,但也可能有人是体验型或者抱着特种旅游的心态来的,会抱怨我们服务不周到啥的(笑)。有老义工建议我们招募时要甄别,招了之后要加强培训,说实话道理都对,但招不足人的时候挺难办。培训也是,有时候后期发现的一些细节问题,你觉得就是常识……很难想到需要在培训时特别强调……只能一次次积累经验(和教训),在今后去优化吧。


义工在做准备的时候,专职在干什么呢?


专职首先要完成已资助学生的回访工作,拿2017年秋季来说,再资助最终覆盖了92位高中贫困生和79位初中女生,对高中生的回访,是9名义工和专职一起完成的,每个学生,需要打三通电话来确认以下情况:有否辍学、在校表现如何、家庭情况有无重大变化,这三通电话分别打给学生本人、学生家长和学生班主任。对初中女生,则是审核学校提供的上学期期末成绩及排名,确认成绩没有明显退步。然后,专职要联系娃们的资助人,告知回访情况,确认资助人的再资助意向,请资助人落实资助款。高中贫困生助学金款项由走访义工带去现场发放,初中女娃奖学金则由当地团委或学校协助发放。


因为需要学校的配合,所以这些工作在新学期快开始时启动,在走访之前必须完成。


接下来专职要审定新申请田娃的名单,也就是义工们将去面访、走访的那些娃。初步名单由对口各校资助办提供,新入学的孩子们填写《田字格助学金申请表》,学校老师初审后签字盖章寄到田字格,专职进行审核,删掉明显不符合申请条件的学生。所谓的申请条件,就是:家境贫困,成绩中等以上,求学意愿强。每个学生都会写自己家境贫困,但我们接触多了比较有经验,就能有个大概的判断,比如学生家里如果父母都健在,并且在较发达地区打工的话,一般来说即便不富裕,供两三个孩子上学问题不大的。


嗯,顺便强调一下,我们田字格是做助学的,不是做扶贫的,我们聚焦于帮助经济困难的学生完成学业,而不是改善、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所以平时有田杆或义工询问我们能不能帮忙对接一些物资捐赠的工作时,我们是比较为难的……除了之前说的聚焦主业之外,确实我们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去做。我们建议义工走访时如果想带礼物给学生,可以考虑学习用品或书籍,而不要送别的,诸如衣物鞋帽食品什么的,尤其不要带旧的东西(书籍除外)。糖果什么的可以少带一些,给学生家里或邻里年幼的弟弟妹妹。我们手册里更有一条明确的规定:不可以在走访时出于同情给予现金。其中道理,我想大家只要稍想一下就明白,我就不解释了。


贵州地区近年教育扶贫力度蛮大的,小学、初中完全免费,学生只要负担自己的生活费即可,大概人均200/月吧;小学、初中一般就在中心村、镇上,离家不会特别远,即便在校住宿也是免费的;高中的话,如果家里是精准扶贫户,则学校免学费、免200元书本费、免住宿费(在校住宿的话),学生需要自己负担的是生活费、部分书本费和房租(不在学校住宿);不是精准扶贫户呢,那高一新生的学费从1000多到2000多一学期不等,另外还要付生活费、房租等等。高中只有县城里才有,山里孩子来上学都必须住宿。


那是不是说,非精准扶贫户的,就没有那么贫困呢?不是这样。就我们的经验看,一是少数民族家庭似乎会有政策倾向,二是高中生多的家庭被认定的机会大,另外,这个精准扶贫户的认定是由基层政府的干部们操作的(你懂的)……走访中我们发现有的孤儿家庭,完全没有劳动力的家庭,倒不是精准扶贫户。


好,新申请田娃的初步名单确认之后,一方面,通知到学校,告知我们义工到校面访的时间,请学校安排孩子们接受面访;一方面,给义工们分组,确定哪组义工去哪个学校进行面访。给各面访组准备的资料有:该校所有申请人的情况汇总表、每个学生的申请表复印件、面访记录表。我们要求义工在去面访之前,对面访对象的情况要进行熟悉。


义工面访后要决定是否去申请人家里走访。


但专职会在出发之前查好走访的初步路线,留到面访完再考虑的话时间太紧,分资料都要好久。威宁是整个贵州省占地面积最大的县,地形很复杂。拿这次的情况来说,孩子们住得相当分散,4个高中的50几个孩子,竟分布在近30个乡镇。我们专职对路况不熟,于是请出我们的铁杆,多次参加我们走访的威宁当地的老司机施师傅,来帮忙规划路线。别看直线距离都不算很远,几十公里最多了,但山路开起来快不了,离开省道之后往村里开,即便当地司机也必须不停问路,再遇上一些不可抗力,每组人马每天能走访的,最多最多也就45个孩子。如果最远的那些乡镇也去的话,施师傅说,至少有两组义工是无法在当天回到县城的,得在乡上住上一晚。这样的情况,一天能跑3个孩子就不错了。为啥孩子们都住得那么偏远呢?咳,但凡条件好的,肯定搬到交通方便生产生活方便的地方啊,而咱们这些都是需要资助的孩子,住得偏远就是自然的了。


事先给各走访组准备的资料有:走访手册(电子版的,要求组长存手机里iPad里);标了大致方位的地图;学生申请表复印件;走访记录表。


嗯,还有一组资料是重量级的:各校田娃的再资助款。我们会按学校分好:签收名单、每个学生的信封(信封上写好名字和金额)、每个学生的再资助通知函/收据,当然还有:现金。金额比较大,怕怕,我们请相熟的义工帮忙分散着带,哈哈。


我们还要为田娃工作坊的开展做准备,本期走访组的四位组长中有三位:刘英卿、吕英敏和程薇,去年十一也牺牲了假期来参与了我们的走访活动,是第一届的田娃工作坊的导师,于是顺理成章,本次工作坊依然要挑起导师重任,额外承担了很多工作。三位之外,就是老义工夏烽老师和我,也各领了一组田娃,当起了“导师”。田娃工作坊又是个大话题,先不详细说吧。   

好了,准备得差不多了,要出发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7-10-20 22:51:46 |显示全部楼层
话痨的这篇,不仅可以给专职看,也可以给走访的义工看,就叫【在走访手册之前的话痨叨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0-23 17:32:52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专职需要比义工们早一两天到目的地。我和苗苗查了航班,28号没有到六盘水或毕节的飞机,只能飞贵阳或安顺(就是黄果树)。贵阳的机票太贵,于是选安顺,早上6:45浦东机场出发,啊啊啊。很开心提前出发的走访义工戴礼苹老师和yue也跟我们同一个航班。以为清晨人会很少的我们还是图样图森破,28号的浦东机场早已迎来国庆出游高峰,老清老早五点多钟就已经人满为患,进门都排队排半天。最后我们从急客通道通过安检才没误了飞机。同时从虹桥出发去贵阳的程薇老师发来线报,虹桥很空。

WechatIMG272.jpeg


飞到安顺之后,打车到安顺火车站大概就半小时。安顺有车直达草海站。我的行李箱里放了很多资料、物料,16.6公斤,安顺火车站……没有电梯没有扶梯。好吧,不就是候车爬一次,下站台再爬一次……姐的肌肉不是白练的……

WechatIMG274.jpeg


火车行程三四个小时。到草海站之后唻,站外有许多黑车拉客,人少的话只能跟其他乘客拼车,人多包车,从火车站到我们位于比较市中心酒店开价30,最后收了25还是20块来着。后来两天里,我们程薇组长神奇地发现,威宁竟然可以用滴滴快车的,价格超便宜服务又好,不用跟人拼车,私家车还比较干净。到了酒店已经是傍晚,休息整顿吃晚饭。


29号,我和苗苗去各校资助办跑一遍(威宁二中、三中、四中和九中),确认学校把面访事宜都安排好了,顺便也跟资助办老师了解一下当地教育精准扶贫有没有什么新政策新动向,学校和学生们的情况怎么样,等等。有些资助办老师还教课的,真的很忙很辛苦。我们的工作前前后后都需要他们细致、及时的配合,很感谢他们。有时间的话,我们也会拜访团委和县教育局,但这次没有。


我们还需要布置一下田娃工作坊的场地、调试好设备什么的。今年五一的田娃实践活动展示与评比、十一的田娃工作坊活动,都得到了县团委和九中的大力支持,用于举办活动的九中大礼堂宽敞明亮,设备先进,很多义工说硬件比上海的学校都要好。


晚上,义工们陆陆续续来齐了,新朋故交其乐融融。也是缘分,有四位义工老师在贵阳来草海(威宁县的火车站叫草海站)的火车上偶遇了,座位竟是联号的。大家笑说即便委托一个人买,系统也未必给分配四个在一起的座位啊。

WechatIMG263.jpeg


这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给大家介绍了一下田字格的几个项目,对面访、工作坊跟走访做了简单培训。嗯,晚饭的鸡汤很香,我说话也没耽误吃,因为邻座的老师一直在给我打捞好吃的。


930上午,兵分四路:夏烽组二中,吕英敏组三中,刘英卿组四中,我们程薇组九中。


九中校园比较新,楼房很气派,学生管理也严格——这个学校录取分数线高,学生成绩比较好。资助办刘老师给我们安排的面访办公室是资助办隔壁的的党组会议室。


9点半,参加面访的孩子们利用大课间时间来到资助办集合,被叫到名字就进入面访室,程老师跟我分头面,孙老师是第一次参加,先居中坐着暗中(划掉)观察。面访需要控制时间,根据总人数算下来,每个孩子不超过10分钟。我们九中人数较少,聊得久的有聊20多分钟的。主要问孩子家庭情况,比如父母做什么的啊,家里兄弟姐妹几个,上学呢还是打工呀;家里或学生自己有没有获得什么资助;问学校里的情况,住校与否,开销怎样,喜欢啥科目,未来有啥打算,等等。这个过程中也观察孩子的穿着打扮、言行举止。早些年的时候,如果孩子使用手机,那说明家里经济条件不错的,这种就不用资助了。不过现在手机已经普及了,这一点就不能作为参考了。所以到底怎样观察呢?看经验和直觉吧(说了跟没说一样……那如果吃不准就尽量去走访看看吧!)孩子们回答的内容有时候会跟他们填写的申请表上不符,不符的部分就需要确认一下。


学校一般这天下午会提前放学放假,有的学生会当天离校,有的学生第二天才走,所以面访时必须要跟学生确认一下他们是否回家、回家的时间(如果回得晚的,走访的顺序要放到后面,不然很可能我们义工到了,孩子还没到家;还有个办法是,顺风车带一两个孩子回家,孩子省事儿了,我们也免了问路之苦),家里有没有家长在,以及他们的家庭住址——嗯,是的,有的孩子真的会把自己家地址写错。


我们面访要决定后几天是否对这些学生进行入户走访。是否走访分两种情况:决定不资助故而不走访;或基本确定学生申请情况属实,因路途过于遥远、与其他同学家都不顺路,故而予以资助但不走访。这些情况,当天下午田娃工作坊结束后大家开会反馈,根据结果再调整之前初步设计的走访路线计划,然后,各组分头去联系自己组第二天要走访的娃,确认到访时娃和家人都在家。决定不予走访的学生,则由专职统一通知。


我们九中的几个孩子都是资助办刘老师认真筛选过的,家境贫困但成绩好又懂事,面访下来我们的意见非常一致,只要条件允许,都值得去走一走,寒门出了这些优秀上进的孩子,太不容易了。


到中午一点,其它各组也陆续完成面访任务,来到九中会合,准备开展田娃工作坊了。这天的工作日程非常紧张,有的义工中午饭都没顾上吃。


由于义工走访的对象很可能并非自己面访的对象,当晚(以及路上)还需要熟悉走访对象的情况,专职最好及时将当天新鲜出炉的面访记录表分发到各走访组,以帮助义工更好地了解走访对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0-24 15:57:39 |显示全部楼层
田娃工作坊,就上几张图给大家感受一下好了。

FullSizeRender 5.jpg

IMG_3789_meitu_16.jpg

WechatIMG270.jpeg

IMG_3996.JPG

IMG_3994.JPG

IMG_3995.JPG

IMG_3792.JPG

IMG_3796.JPG

IMG_3795.JPG

IMG_3794.JPG
IMG_3798.jpg

IMG_3797.jpg

IMG_3809.jpg

IMG_3803.jpg

IMG_3802.jpg

IMG_3801.jpg

IMG_3823.JPG

FullSizeRender 6.jpg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0-24 16:55:03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天晚上麻烦老法师吕英敏和我们当地的司机施师傅、小管师傅一起调整走访路线方案,搞到挺晚的。方案调整好给到各组组长之后,组长就马上联系第二天要去走访的孩子约时间了。 WechatIMG271.jpeg



我们组第一天的方向是哈喇河乡,第二天新发乡,第三天是较近的金斗镇和龙场镇。用我们司机小张师傅(其实比我还大三四岁)的话来说,我们威宁就数哈喇河跟新发“难在”,难以安家生活不便的意思,开始我以为是“难宅”二字,后来我们支教老师更正我,是“难在”。这里地无三尺平,无法规模化耕种,我们组的孙老师总结说,唯一的生产资料就是,人。土地也贫瘠,好点的地方能种烟草,人也富裕些;老天爷没给这样的地呢,就只能种些苞谷和洋芋(就是玉米和土豆)。常常不理解他们怎么会住在那么深远、那么难以到达的地方,后来听说多是祖上躲避战乱的缘故,那是越隐蔽越好了。

一天第一个孩子是我们从威宁捎回家的,一路顺利,早上8点多出发,11点多近12点到她家。她家藏在深山里,虽然山清水秀,但如果是要我们自己来找,那可惨了,离开大路之后完全没有标志物,问人也很难说清楚。孩子单亲,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妈妈外出打工了。走进屋子,生活的不易一目了然。我试着跟她聊了聊对昨天工作坊的感受,得到的经验是,跟孩子们提问不能问得太笼统,问“你觉得怎么样?”答案一定是“挺好的”。你得把大问题拆成很多具体的小问题来问,才能获得有效的信息。比如这个孩子,她其实觉得讨论时插不上话,但一开始并不会告诉你这个。可惜我们走访能给到每个孩子的时间太少,不能多给她辅导。希望她能参与我们的田娃实践活动,希望我们的导师能多抽些时间帮助他们。
IMG_3852.jpg

FullSizeRender 5.jpg

IMG_3854.jpg


一天接下来的行程,就没那么顺利了。跟第二个同学无论如何沟通不清楚车子怎么开到她家附近,最后才整明白是没可能的,那路只能拖拉机上去,小面包车不行。人步行的话,2小时单程,4小时往返,无奈之下只得放弃对她家的走访。幸运的是,遇到了几个从九中回家的孩子,其中一个女娃很健谈,正好认识我们要走访的这个娃,证实了她家的情况极为艰苦,于是我们在电话中跟娃做了解释,请她理解我们还有任务在身,但不走访也会为她争取资助的,当然也少不了鼓励她好好读书,不要放弃。
WechatIMG276.jpeg


三个娃,还是导航+沿路不停打听+跟娃一会儿通一个电话的模式,带着一路啊是不是走错了的疑惑焦虑,终于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到了她家。姐弟俩是孤儿,跟爷爷奶奶生活,爷爷外出打工去了没在家。女娃戴眼镜,斯斯文文的也很懂事,长得特别像我好朋友的女儿,两个孩子一比较,让我更觉心疼。临走的时候奶奶追着我们非要给一大包新鲜核桃,我们只得一边逃一边解释组织规定,不能收不能收。

第四个娃家的时候,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没到过山区农村的人可能对这种黑暗没啥概念,总之进村时电筒照着还是各种高高低低跌跌绊绊,近在咫尺(却看不到)的凶猛犬吠更添心慌。这个孩子面访就是我面的,很愿意表达,工作坊也在我这组,表现非常积极;见了她爸爸才明白,哦,跟家庭教育是相关的。她爸能说会道,当过兵,在这样偏远闭塞的山区,算是有见识的人了,但因意外伤了脊椎,虽然看起来行动无碍,但实际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家里大大小小五个孩子,全靠妈妈务农苦撑着。这家的房子大概是我们这几天走访见到最破旧的。接触的田娃多了,对于家庭发生变故之后妈妈出走的事情,我已经见怪不怪了,而且肯定不会做义愤填膺的道德评判;但对这样不离不弃的妈妈,当然还是由衷敬佩的。妈妈高挑匀称,气质挺好,只是看起来十分劳累。有时候不太懂老天爷的安排。如果生在城市,这么吃苦耐劳又肯担当的女人,怎么也不会如此困苦吧?

一直到我们离开,娃还没到家,时间已经快晚上八点了。十一客车太满,乘不上;顺风车也搭不到;再加上大堵车,一早就从学校出来的娃,花了一整天,还没能回到家里。而我们,好不容易从雾气弥漫的、只能靠车灯照亮车前一点点距离的山路出来,走上大路之后,也遭遇堵车,回到城里吃上晚饭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吕英敏老师那组从西北方向的黑土河回来,比我们还晚。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0-25 11:04:38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组三个人的分工是这样的:组长程薇主谈,我记录,孙老师负责拍照:房子外观、堂屋内、孩子睡觉的地方,以及一张孩子和家人的合影。我们组长是个急性子,今日事一定今日毕,而且喜欢自己一手一脚做得清清爽爽。嗯,这个意思就是说,她把我记录填表的工作也给做了,咩哈哈哈。组长的性格就像大太阳,永远精力充沛热量无限,不停地操心所有人,一会儿就提醒我该了解一下其他组的进度了,看看大家有没有碰到什么困难,吃饭了没有,等等。在她的辐射之下,我们整个行程都很温暖。


孙老师则是特别淡定从容,慢条斯理,内心再多感触感动,表面也是波澜不惊。走访到了第二天,孙老师说,她对这件事,开始有点感觉了,嘿嘿


第二天,我向组长请改变策略,因为找路实在太难了,跟老乡语言也不通,表达方式也不同,实在很难有效沟通。我试着问了一下这天的第一个孩子,她家到离得最近的乡上或镇上要多久,可不可以约个比较容易找的地方接应我们。孩子说她能找到人开摩托车送她到乡上她读初中的学校,只要十几分钟。那这样就太好了,因为高德地图(我志玲姐)还是很厉害的,导航到乡镇上的学校、政府之类的这种地标完全没问题。


接下来的走访里,因为采取了这样的方式,找路基本上不成问题了,小张师傅还给我们加了双保险:一边导航一边还是不断地跟老乡确认。就是孩子们比较辛苦了,找不到车搭的时候,他们要走很远很远的路来接我们。


但是老天爷并没有就此放弃对我们的考验!走访的第二天,我们从早到晚依次经历了:雾锁深山;暴雨雷电;艳阳高照;再大雨如注。打着雷闪着电、小面包车把人颠得七荤八素的时候,孙老师说,哎呀,我这心啊,一天比一天大一圈儿啊。司机小张师傅则学会了程薇老师的口头语,每次刺激好玩的越野模式开启,没等我们组长开口,他就“哇塞,哇塞!”但我们这五菱宏光神车,挺过了第二天的考验,却栽在了第三天的路上:底盘还是不够高,被路面的石头磕破了水箱。

WechatIMG277.jpeg

尽管遇到了这样那样的困难,我们还是尽可能地多走访了一些孩子,实在走不到的,也在电话、短信里进行了详细的沟通,并且请他们补充提交了一些照片资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0-25 11:52:59 |显示全部楼层

波澜不惊的孙老师回到上海之后,忽然在我们的三人组里呼救:得了走访后遗症,肿么破。


走访后遗症,症状通常表现为厌弃高消费,对浪费现象深感痛心,觉得都市人的情绪病基本属于矫情的无病呻吟。等等。


为了缓解症状,孙老师在自家文艺少女的悉心指导下,开始写作《那山 那路 那些孩子》系列,记录这段行程。


黝黑的皮肤在阳光下闪着青春的光芒,单纯的笑容漾满全身,一身单衣汲着拖鞋,从远处山坡上奔来的孩子,就这样不可思议地出现在眼前。车载着H重新踏上他的出山之路,泥泞而颠簸,这份崎岖勾起了我的思绪。


‘哦,这孩子右眼失明’,两天前刘主编的自言自语,让面访会议室瞬间有点凝固的安静,没有更多的言语,却带来一丝丝遗憾和同情。     


在下午的工作坊再次见到H。程老师与田娃们互动着每个人的理想,畅所欲言的氛围有效地激发出临时起意的回答。“想当英语老师”,声音不大却与众不同,是H。他抬着头,羞涩地笑着,眼中却透着自信,依稀记得申请表上,他的成绩很好,特别是难倒大片田娃的英语得了130多分。


‘到了,我家住在山上’。抬头望去,只有山没看到房子。踏上玉米秸秆丛中的小径,想起“世上本没有路........”。当我爬得绝望之际,看到他的家白屋空堂,依山而起。

WechatIMG279.jpeg

年迈的母亲招呼着我们,同样苍老的父亲却没有停下山上的劳作,生怕片刻的停歇就被贫苦的生活吞没。简短的交流,老母亲反复问着助学金的数额,显然是不够的,H每次都挣扎地帮我们翻译,他的双手用力地互相绞在一起,仿佛他的内心也是如此的纠结。


夕阳照在东边屋斑驳的红色窗棱上,依稀可见白色粉笔写着“I love you very much”。这个不经意地发现,使我驻足辨认了许久,白色在红色的映衬下是鲜明的,只是不敢相信荒山孤屋中这浪漫。我猜想,是家里没有人识得这英文的金句,才让羞涩的大男孩袒露心扉。我禁不住好奇地思索着,“you”是懵懂少年的心事?或是对独处陋室的偏爱?是孤独长夜读书的一种欢愉吗?或是体悟英文魅力的不禁感慨?贫穷曾经冷酷地带走他受伤眼中的光明,是什么点燃他心中那更明亮的火焰?他左眼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他是否每天踏着夕阳的脚步一步步,一步步的走着;他会回头看吗?那左眼的世界也充实着光的明亮,泥土或干燥或湿润,绿草的萌芽,野花的灿烂或孤独。。。他不需要怜悯,他的世界有光,有色彩,有这些无声亦有声的陪伴,那些黑白笔墨,那少年的心会飘向远方,那个美丽的、渴望的世界。


一个小时奔跑出山。沿路的风景,每天都有不同,想这个亦黑白亦五彩的世界,在悄悄为勇敢的少年绽放,他在向他的梦前进。远处的炊烟渐起,又袅袅散入暮霭之中,一头耕罢的老牛,旁若无人地在田埂上啃着野草;在向晚的风中,玉米秸秆的昏黄摇曳着,浑如一幅随心所欲的图画;在其中仿佛看见一个羞涩的山里男孩,正拿着粉笔一边在窗上写着,一边心里默默的念着,我的世界,I love you very much !”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0-25 15:15:01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孙老师笔下这个内心里特别有光亮的孩子,被我近水楼台先认领了。其他走访义工也都认领了自己的田娃,还有不少人帮朋友争取了名额。

田字格对于田娃认领的优先规则是:走访义工第一;排队老田杆其次;排队新田杆第三。实在是很感谢我们的田杆,国庆后只用了两周时间,我们就完成了田娃审核、对接、收款的全过程,接下来一两周内,各校资助办老师会协助我们,将田杆的爱心一分不少地送到田娃手中。田杆们会陆续收到孩子们的来信,我想,所有的感谢,所有的“意义”,看这幅画就足够了——这是工作坊那天,一个田娃送给她的资助人、我们走访义工刘英卿老师的礼物:

WechatIMG2801508915023_.pic_hd.jpg



明年,你要不要加入到走访队伍中来?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田字格助学论坛

GMT+8, 2018-7-21 17:58 , Processed in 0.07812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